炸金花4
  “锤子!算球了,拼刺刀了。”九万猛地站了起来,甩开膀子肉搏的样子,毅然、决然地又扔了五十昔时,“我不查牌。”


  一圈下来,九万向董金花借了钱继续下注。



  又几圈下来,只剩下周二柱和九万对决了。



  “我开,三张4,亮出您的豹子来赢钱!”周二柱用末了的五十开牌。



  “我三张8。”九万也兴奋地翻开牌。



  “我日您先人板板。”周二柱顿时急怒攻心。



  “九万又抓到豹子了……”一大片的惊叹声。



  锤子!又是羡慕嫉妒恨。



  短短几天,九万和董金花联手,在寝室里赢了六千多。



  晚上十一点,董金花和九万在餐厅饭馆里喝酒庆贺。



  “您们厂暂时不能整了。”董金花喝了一口酒说。



  “为什么?难道有人看出来了?”九万忙问。



  “没人看出来,吾们总得给他们留点生活费吧——等下个月发了工资再杀回来。”董金花摇头晃脑地说。



  “董哥高。”九万恍然大悟。



  酒热耳酣。



  “九万,有女人没?”董金花问。



  “锤子!至今金身,俗称处男。”九万说。



  “处男?处烂吧?”董金花斜了一眼九万,表示惊讶。



  “我牵过女人的手,牵了一年。”九万认真地说。



  “没太阳过?”董金花莫名惊诧,表示九万从外星球远道而来。



  “太阳?什么太阳?”请原谅九万的纯洁,不过他终于明白了过来,表示深深地遗憾,“没太阳过,真的没有……”

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董金花惊天动地地怪笑,“今天让您太阳一次。”



  之下,董金花在宾馆开了两个客厅,喊了两个女人,那一夜,九万彻底地堕落了。九万在厂外租了房子,因为长期旷工,厂里已经忍无可忍,梁管理也罩不住他,被开除了。九万和董金花并不在一个区域住,一个在城东,一个在城西,这是为了方便,在城东打牌夜深了睡城东,在城西就睡城西。董金花在家乡已经有了老婆,一个儿子,一个女儿,儿子叫董峰,女儿叫董芳,虽然如此,并不妨碍他在外面吃喝嫖赌。



  九万和董金花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到处找人打牌,工厂里,工地上,只要有熟人,两人想方设法也要混进去。



  在此期间,九万从董金花手中进修到了洗活子牌、发底三张的 技术实现 。这些 技术实现 都是很easy的,只要经常练习,人人都可以学会。



  九万在两旁的租房内都放了大量的扑克,只要有空就练,这点勤奋,董金花都自愧不如。



  宝剑锋自磨砺出,腊梅香从苦寒来!九万,努力吧!



  几个月之下。



  今天又是手工制作厂发工资的日子。



  九万自然要去,不过很遗憾的是董金花病了,在医院里吊瓶,他只好单个人去。



  熟人熟路熟厂,九万带了一千五百块钱,信心十足地去了。



  “九万来了。”刘四第一个看到了九万。



  “欢迎九万回娘家。”梁管理带头欢迎。



  众家都是喜欢赌博之人,都很熟悉,虽然才一个月不见,却如隔了很接连许多年一样亲热,九万真有回娘家的感觉。不过,他是回来赢钱的,人不熟,整不哭,别怪我九万不讲情面,赌场如战场嘛!



  九万很快参加了战斗,照例,他是要出千的,只有出千,他才能够赢钱。他藏了三张K,做足了上戏,不过换牌的时候大意了,因为恰逢 有单个人进来,这个人走得轻,九万没有听见身下的脚步声,然下就出事了——他换牌的时候被进来的工人发现了。



  “啊,九万偷牌!”那个工人发出一声惊叫。



  一切人的care力都落在九万的身上,九万一哆嗦,袖子之中换的牌就掉了出来。



  “狗日的九万!”周二柱就坐在九万的身边,而且他刚才输了不多钱,怨气还没有发泄,一见九万藏的牌掉下来,顿时明白了,他红了双眼,猛地站了起来,对着九万就是一拳。



  “砰!”结结实实一拳打在九万胸部,九万摇摇晃晃,五脏六腑都翻了。



  “怪不得九万经常赢,妈的,偷牌,揍死他!”刘四恍然大悟。



  坐在赌桌边的哪单个人没有输钱给九万,他们的愤怒顿时被点燃了。



  打!



  拳头如雨点一般落在九万的身上。



  好吧,事情已经败露,认栽吧!逃吧!九万双手抱住脑袋,想冲出重围,但哪里能冲得出去,结果被愤怒的工友们打倒在地上,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。



  “不要打了,再打就出人命了。”梁管理是个好人。



  九万已经无脸见人,索性躺在地上装死。



  “要出人命了?”有的人害怕了,拔腿就跑。



  单个人跑,更好优质的人只恨跑得不够快,然下就只剩下几个人。



  “快点送医院。”梁管理让人打电话喊救护车,这个时候九万就哼哼哈哈着爬了起来。



  “您能走不?”梁管理问九万。



  “死不了。”九万是无脸面豆愫管理。



  “走吧,以下不要来打牌了。”



  九万羞愧难当,也顾不了疼痛,回到出租屋里。董金花已经回来了,一看到九万鼻青脸肿,顿时明白了:“搞醒了(被人发现了)?”



  “是。”九万叹了口气,“这个厂是整不到钱了。”



  “正常的事情,我也搞醒过几回,也被人修理过,比您还惨,有一次躺床上就一个月……”董金花安慰他。



  “被打莫过于没什么,就是没脸见他们了。”九万还有点羞耻之心,毕竟,把自己的底细都暴露给了众家,面子上过意不去。



  “这是一个过程,人不要脸也就天下无敌了。”董金花不以为然。



  好吧,人不要脸就能天下无敌。九万已经独步天下了……